一题五写|2022上海卷高考作文题解读及下水作文

小时候人们喜欢发问,长大后往往看重结论。对此,有人感到担忧,有人觉得正常,你有怎样的思考?请写一篇文章,谈谈你的认识。

解读线年上海高考作文题,依然保持一贯的思辨风格,以评价性的材料入题,要求学生就生活现象的态度展开思考,谈出自己的认识。关键词明确,提示语清楚,思考点集中,尤其是两组概念的对举引导考生综合推演,既可以有所侧重评析,也可以辨析主客观要素关系,更可以以点带面,品评得失。考生容易在基本训练的模式下行文,能够唤醒成长体验,并通过评价展示自己的主观判断和诉求。可以说,这个作文题关照了考生本人的生命意识和成长体验,关注了当代教育环境的发展态势,拓展了立体多元的思辨空间,甚至透露了育人导向的思辨调控,对考生的个人成长和社会的改良优化都有着明显的引领意义。

至于小时候喜欢发问,长大后看重结论的材料信息,本不应简单推断正误,因为儿童喜欢发问固然是天性使然,也应考虑其思辨价值含量,保有探索的童心状态才是有利于综合人格素质养成的。看重结论本也无可厚非,恰恰可理解为成长、成熟的标志,是理性和责任的体现,但有了“往往”修饰确容易让人产生对客观性存在有所依赖的感觉。审题的节点在“对此”二字,此应该指后半句话的表现和整个变化呈现的行为反差,担忧还是认同才是行文重点,也是思考和认识的主体内容。

考生可以从成长体验中查验个体变化的形成原因,从事实判断中发现问题,写出自己的疑惑,对应试教育的结论模式和灌输方式,学生是有体验的,由此造成的思维惰性和快乐缺失也有感悟,但要求学生从中思辨清楚社会模式和教育体制的改革问题,还是超出其思维品质水准的,能够扣住材料基本导向,表达出好奇、质疑、追问的意愿就已经很好了,毕竟现代教育的功利思潮中,培养批判性思维和审美情怀是迫在眉睫而又举步维艰的工作任务。考生可以谈体验、感悟、个人、社会、教育等,有自由开放的写作空间。

我在理解题意的基础上展开推论,从情感、态度、价值观、方法论和社会学五个维度立意作文,力求为学生的写作规范化养成训练提供思考。

小时候人们喜欢发问,长大后往往看重结论,有人为此担忧,有人视为正常。是的,无需大惊小怪,这是成长的代价所致,应变的选择所致,发挥思辨,恰当调控,坚守结论中合理的价值判断,才是正确的处世之道。

在成人的世界里,喜欢发问往往是职场小白的标签,看重结论反倒是沉稳厚重的代名词,这是自然选择的结果。人们小时候对大千世界充满好奇,成长中会减少,也许见识增加了,经历积累了,获得了无数结论,思维深刻了。其中有合理的成分,也有无奈的原因,是由成长获益,也拜生活所赐,但无论是发问还是结论,从容应变,在思辨中调控,方可能处乱不惊,无惧无忧。

南宋朝廷有结论,早定下了偏安一隅的调门儿。但岳飞不买账,立志要直捣黄龙,风波亭罹难也不屈服。陆游志在恢复,临终示儿,矢志不渝。辛弃疾奏疏连上,力陈抗金抚国方略,他的《九议》和《美芹十论》颇有济世功德,但始终未获重视,宦迹无常,赋闲数十年,欲说还休。但他泰然处之,激发出更加沉郁豪放的斗志,任意挥洒,熔铸百家,拓展了词境,成为人中之杰和词中之龙。

是的,敢于坚守正确的结论可以使人们更真切地认识自己的表现,认识世界的变化,随着知识的积累、体验的增长和思维的深入,人们将更加成熟,更加理性,更加得心应手。改革开放之初,经过了反复讨论,确立定论,小平同志大手一挥,一锤定音:大胆试,不争论。他高瞻远瞩,谋定而动,确立了治国理政的硬道理,才开启了中国的富民强国之路。

但是一味重视结论也可能束缚人的眼界和手脚,甚至造成意识的错乱和事业的损失。如世人的赏梅之趣如果只考虑孤僻之瘾的结论,也许蠢蠢求钱之民就会制作出更多的病梅,而没有了不拘一格的洒脱,对人才也一样。如一味重结果轻过程,学生的求学生涯怕是少了很多乐趣,家长也多了许多压力和烦扰。如一切以领导意志为取舍,唯尊唯上,下属的主观能动性就不能发挥,事业反而受损。

“暮春者,春服既成,冠者五六人,童子六七人,浴乎沂,风乎舞雩,咏而归。”舍瑟而作的曾点描绘过一幅教育的理想境界,夫子喟然叹曰:“吾与点也。”

喜欢发问是大部分孩子的共有特点,用清澈的眼睛去观望,无数的奥秘需要知道答案,用真纯的心去探求,发问是最自然而无需掩饰的方法。但随着成长,不知不觉中,他或她变了,烦恼增加了,负担增加了,变得不再发问,接受了无需发问的现实,服从了解码明晰的结论,吸收之不暇,其它遑论,都成为了懂事、听话的别人家的孩子。曾几何时,我们发现自己没有了问题,我们发现自己的孩子或学生不再会发问,难道我们就那么心安理得吗?我们是否需要去思考关于快乐、理想、天性、灵感方面的话题呢?

其实,除去成长规律因素外,毋庸讳言,功利化的教育环境是造成这种变化的重要因素。当然,适当的功利是需要的,从孔老夫子开始,学而优则仕的观念深入人心,科举取士的体制自然而然,但这不影响无数的有识之士执经叩问,孜孜以求,求索不止。适当的功利是动力,狭隘的功利则是厄运和噩梦,会造成人性的摧残和生命的伤害。

伽利略从小多才多艺,画画、弹琴、制作玩具,更喜欢数学和物理学,他心中充满疑问。重要的是他没有被功利束缚,敢于在发问中寻找答案。虽然有亚里士多德的结论,他仍然发问和质疑。受到批评,也要辨析胚胎学的真伪;他用伽利略望远镜验证了日心说的正确;通过比萨斜塔实验更正了自由落体定律。超越功利的求知生涯维护了他的科学精神、独立人格和理性尊严。

但是,当代的教育功利化已形成了一个怪圈,所有人都身处其中,无法自拔,乐此不疲,这是一个名利场。重结果而轻过程,重吸纳而轻养成,重学业而轻人格,重形式而轻内涵,必然会造成教育的扭曲,遭到现实的反噬。而五育并举素质综合的人才培养观才会还给青少年快乐的成长空间,也会带来民族振兴的突破创新。应该呼吁,在凸显教育工业价值的同时,不可忽略其精神价值。

小时候人们喜欢发问,长大后往往看重结论。有人感到担忧,有人视为正常。我倒是认为,喜欢发问和看重结论都只是表象,重要的是考量其中思辨价值的存量,尤其是两种状态转换中思辨价值的变量,这是我们该不该担忧的关键。

人类文明发展的进程中有太多的例证,从发问到获得结论的过程大同小异,但由于主客体在其中出现不同的变化,反而会影响思辨价值的发挥。哥白尼经过大量的观测和研究,创立了日心说的结论,也是他向前人、自然、自己发问的结果。但是其结论和教会的地心说格格不入,新宇宙观必然要遭受世俗的折磨,甚至有人为之殉道。

从小喜欢发问,是求知欲、好奇心使然,这不稀奇,难能可贵的是成长中保有童心和不变初心的毅力,坚持探索的勇气,矢志不渝,历久弥坚,以这个状态求知,必然有大收获。人类文明的进程也是这样,会不断涌现各门类先驱,不盲从于无知山谷中守旧老人的禁锢,第一个用火的人、射箭的人、凿舟而漂的人,都有自己独立的思辨价值,不会满足于现成结论,有了他们,才有了文明的进程。

看重结论没有问题,但不要陷入本本、教条和经验主义。始终在寻找结论中发问,而且是站在全球的高度、历史的纵深、宏伟的定力、资源的统筹等基础上的独具思辨价值的发问,中国革命向何处去?没有答案,没有结论,被否定为山沟里的马列主义,但是他凭着人独立自主、实事求是和群众路线的党性尊严,带领中国人民走出了一条从胜利走向胜利的康庄大道。

小时候人们喜欢发问,长大后往往看重结论。这也许符合成长规律,无需太过担忧,但也不能完全视为正常。如果人的成长必须以失去童心童趣的天性价值为条件,那一定是世界的资源配置出了问题,主客观因素没有很好地调和,那就是一种损失。

喜欢发问是大部分孩子的特点,口无遮拦,童言无忌,对别人来说有好也有坏,但从求知的角度对自身来说,却是有利的成长状态。古人说,敏而好学,不耻下问;好问则裕,自用则小;不学不成,不问不知;善问者如攻坚木,先其易者,后其节目。普列汉洛夫也说,有教养的头脑的第一个标志就是善于发问。都说明了勤问、敢问、乐问、善问是求知和成长的妙法,重要的是应该保有求知欲、好奇心和诚敬感,这也是儿童与生俱来的美德善品,只可惜有人慢慢丧失了,完全迷信了结论,成为思想的懒汉,那就惨了。

爱迪生是个好奇心爆棚的孩子,数不完的为什么让他的妈妈和老师应接不暇,也让他吃了不少苦头,但天性未曾泯灭。天为什么蓝?雨从哪里来?人可以代替母鸡孵蛋吗?二加二为什么等于四?这些小儿科的问题让人无法回答,这让他失去了学校学习的机会,在一次火车小火灾中被打成耳聋,也没有改变他的童心童趣、探索精神和科学素养。谁会想到那个让人嘲笑的卡通活宝,竟然成为大发明家,为人类做出这么多贡献。

相反,如果一个人眼中、心中、身边充斥着理所当然、一成不变和一本正经,那该是多么的乏味和痛苦,唯有抛却功利,保有率真,保有本心,复归于生命的原生态,才能有精神的焕发和艺术的创新。所以,李广说,终不能复对刀笔之吏。陶渊明说,我不能为五斗米折腰向乡里小儿。李白说,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,使我不得开心颜。苏轼说,谁怕,一蓑烟雨任平生。

小时候人们喜欢发问,长大后往往看重结论。这种变化正常吗?不奇怪或见惯不怪。在成人世界,也许看重结论是思辨和责任的体现和底气,而发问却瞻前顾后,需要一定的条件,或付出一定的代价。

喜欢发问的孩子讨人喜欢,好奇心和求知欲很珍贵,要善加维护,并从中培养出想象力和创造力。孩子发问不需要太多的条件和代价,提问前他没有太多的心理障碍,父母和老师可以回答,也可以引导他简单的问题自己解答,复杂的问题在实践中发现,或者共同研究寻找结论等,回答儿童是成人的责任,粗预,冷嘲热讽,会泯灭了孩子发问的热情。

成人的发问更是这样,首先是解决问题的症结,在现成的结论面前继续发问,必须有一定的思辨价值,否则不会得到回应。其次是这种获取结论的方式,会被人视为简单、平庸、可笑。发问要考虑环境、氛围、身份、地位等,人微言轻的发问往往吃力不讨好。还要考虑发问的条件因素搭配和机会成本比例,或许会因为发问造成复盘追责等得不偿失的后果。所以成人的发问不多,有成熟深刻的比重,也是世故圆滑的表现,心理负载是重要因素,沦入欲说还休的消极状态就糟了。

童心未泯的人生是潇洒的,很多高贵的灵魂都不甘于平庸,勇于发声,他们考虑的是真善美的终极追求,无心去兼顾人情世故的牵累。屈原进谏无路,报国无门,忠而被谤,写出了《离骚》、《天问》,用诗歌去记录民族命运,用自沉去殉国、殉道、殉理想和情怀,虽九死其犹未悔。这种高洁、执着而不知变通的态度是可敬的,当然也付出了代价。于是更多的人选择了安于现状,,祸从口出,少说为佳,出现了万马齐喑的局面,所以龚自珍求告天公抖擞。

薛国庆,中学语文高级教师,上海市浦东新区语文骨干教师,知名词曲作家。长期从事中学德育管理工作和语文教学改革,曾获得全国青少年读书活动教师辅导特等奖;撰写作文辅导论文和下水作文,是《中学作文教学研究》杂志2019年第12期封面人物;是第二季青少年国学大会全国总决赛点评嘉宾;四次获得全国歌曲创作比赛一等奖,发表大量歌曲作品,其中德育题材的校园歌曲产生影响;坚持德育科研,曾领衔上海市德育决策咨询课题,获得区十佳德育工作者和优秀德育干部称号,2019年荣获上海市园丁奖。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