标签: 高考一卷作文题目怎么写

从1952到2021近70年的中国高考作文都写了什么?

随着一年一度高考的到来,这场牵动全国、全社会的考试将引起不少人的关注,我们也祝所有的考生都能金榜题名,马到成功。

说起高考,其中的语文高考作文题目,不出意外的话会继续成为一部分人茶余饭后的谈资。毕竟对于我们很多人来说,这或许是唯一能够说得上话的地方了。

像政史地、理化生几门科目,除了在高中教室里埋头苦读,为了应考而努力的人,几乎没有多少旁人能插上话,英语和数学也是一样,能知道什么叫定语从句,什么叫圆锥曲线,已经可以算得上“博学”了。

话说回语文高考作文,这里面也有许多道道儿可说,因为它不仅仅是给考生一个题目,考生写800字交卷这么简单,把它放到历史的尺度上来考察,高考作文其实就是新中国不断发展变化的一个缩影

。那么从实行高考以来到现在,高考作文都写了些什么?其背后又有哪些值得关注的地方?

本期内容,就简单地为您介绍一下,高考作文的变革之路。祝那些参加高考的学子,都能考上自己理想的院校。

内容正式开头前有必要提前说明一下,我国的高考试卷大抵有两种试卷形式,一种是全国多数地方通用的,另一种是一些省份或直辖市自己出的试卷,我们这里提及的作文题目,可能并不一定是放之四海而皆适用的。

但事实上在高考的历史中,多数省市有权力可以自己出试卷,还是从2002年之后开始的,并且自2015年以来,这种权限在逐渐收缩。

所以我们提及的作文题目,多数情况下还是全国大部分地方通行的,而且即便那些省、市自己出的作文题目,又何尝不是这个国家的一部分呢?

1949年新中国成立,中国的高等教育事业进入了一个新阶段。从1950年开始,在我国的一些大行政区内部,诸如东北区、华北区、华东区等等,高等院校开始逐渐实行联合招生,为的是加强国家对院校的统一管理,同时也便于各个院校从更广阔的生源中招考学生。

1951年,为了配合国家建设需要,教育部下发文件对次年的招生工作做了一些指示。1952年6月,教育部又颁布了《关于全国高等学校1952年暑期招考新生的规定》,正式部署1952年的高校招生工作,这成为新中国统一高考制度的开始。

这一时期的语文作文与现在给一段材料或话题,然后依据材料写作文大有不同,命题者直截了当地给定了题目和文体类型。

1952年的题目是《我投到祖国的怀抱里来》,和《记一件新人新事》,两个题目选一个。

1953年的题目也是二选一,分别是《写一个你所熟悉的革命干部》,《记我最熟悉的一个人》。

当时正值社会主义改造的起步阶段,全国上下都对新社会充满向往,新人新事,革命干部是社会进步的体现,反映在高考作文中并不奇怪。

接下来的几年,作文题目开始要求结合自身的经历来反应时代的变化,像1954年的题目《我的报考志愿是怎样决定的》,1955年《我准备怎样做一个高等学校的学生》,1956年《我生活在幸福的年代里》。

这几年的高考题目背后,是两件事情,第一件是和高等教育直接相关,当时国家正在进行高等院校调整,仿照苏联建造各学科的专业体系,加上工业化建设刚刚开始,要保证一些紧缺专业的人才需要。但是结果大家都把志愿往这些专业上靠拢,导致像师范、体育、土地、水利等专业的报考人数与计划数量存在很大的差距,还有不少人即便被录取了也选择不报道,或是中途退学,等待第二年接着考。

国家因此督促各地的招生机构,对报考人数少的专业多做宣传,鼓励考生报考。第二件事情是国家完成对农业、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,我国进入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。因此不难理解,为什么高考作文的题目会和大学志愿、幸福年代相关。

而1957年的题目《我的母亲》,与其说是写现实生活的母亲,倒不如说是要求歌颂母亲一样的社会主义祖国,从题目以及时代背景上就能看出,命题者想要考生写什么样的文章。

紧接着的1958年,刚刚踏入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新中国,开始有些急于求成,掀起了“”、“大炼钢铁”、“人民公社”等运动。

于是这两年的作文题目便是《中激动人心的一幕》(1958年),《记一段有意义的生活》(1959年),什么才是有意义的生活呢?

当然是参加建设社会主义的劳动了。1960年给定的两个题目就是这样,一个叫《我在劳动中受到了锻炼》,另一个叫《中的新事物》。

从1961年开始,作文题目不再提了,而是换了一种政治思想教育方式。

比如《学习毛主席著作以后》(1961)、《一位革命先辈的事迹鼓舞了我》(1961)、《说不怕鬼》(1962)、《雨后》(1962)、《唱国际歌时所想起的》(1963)、《五一国际劳动节日记》(1963)、《读报有感——关于干菜的故事》(1964)。

早在1959年春天,毛主席让有关人员编纂一本《不怕鬼的故事》,从中国古代典籍中挑选那些人和鬼作斗争的事迹,比如著名的“宋定伯捉鬼”,就是一个名叫宋定伯的人,用自己的聪明才智骗出了鬼的弱点,结果鬼变成了一只羊,被宋定伯给卖掉了。

编这本《不怕鬼的故事》是有用意的,这里的鬼,一是指国际上的“大合唱”,二是指国内的困难和障碍。该书于1961年10月出版,而当时苏联、美国都在支持印度与中国较量,但这些“小鬼”是无法吓倒中国人民的。

于是在1962年的高考作文中,就有了《说不怕鬼》这个题目。不过伴随着1966年特殊运动的开始,高考也戛然而止。

此前一年的作文两个题目是《给越南人民的一封信》、《谈革命与学习》。前一个题目与越南战争爆发有关,而后者似乎已经隐隐预示了国内后来的一段特殊岁月。

1977年,高考得以恢复,并在12月份举行了考试,由于时间关系,各省市这一年的高考基本上都是自己命题,所以作文题目各式各样,但这些题目依旧有很强的政治色彩。

比如河南省是《我的心飞向毛主席纪念堂》,上海的是《知识越多越反动吗》,吉林省的是《英明领袖与吉林人民心连心》,山西省的是《心里话儿献给》等等。

到了1978年,全国高考再次统一命题,作文题目自然也归于统一,题目叫《速度问题是一个政治问题》,这里的速度很大程度上是指中国的发展速度,也就是这一年,中国的改革开放拉开大幕。

从1980年开始,以往的命题作文开始逐渐淡化,取而代之的是材料作文地位上升,所谓的材料作文就是给一段材料或者漫画,让考生自主发挥,而当时这些材料的基调多数都会指向改革问题。

比如1980年作文材料给的是达芬奇画鸡蛋的故事,含义是既要高瞻远瞩,也要脚踏实地,戒骄戒躁。

1981年给的是毁树容易种树难,1985年和1986年也都和环保问题有关。这背后就是中国在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,环境问题已经逐渐显现。

前面我们曾提到1954年、1955年的作文题目和报考志愿有关,1989年的作文同样如此,但相比三十多年前,新时代的作文不再否认报考志愿时的困惑和苦恼。

1991年的作文,更是让学生对“近墨者黑”、“近墨者未必黑”进行讨论,不再是过去整齐划一的论调。

总之随着改革开放的进行,考生在高考中要写的作文主题,从过去的国家政治为主,逐渐转变为社会人生、生活感悟、道德品质等内容,其背后反映的就是社会日渐开放,人们思想文化多元化。

从新世纪开始,新的话题作文开始出现在考试中,虽然与材料作文相比,二者都有一段材料,但话题作文比材料作文更加开放自由,允许学生自主决定立意,自己选择问题,自己拟定题目,仅仅字数要求不少于800字,因此人们也称之为“三自一不”。

同时各省市的高考试卷也开始实行自主命题,以2002年的北京为先声,全国统一命题的格局被进一步打破,(注:上海1985年开始)随后教育部也开始大范围推广分省命题,这种情况下作文题目也就愈发多样,很难再一以论之。

不过在结合政治、社会、人生、道德等问题的基础上,进一步考察学生思维能力的趋势没有变化,但与无论时代怎样变化,主流的、正确的基调依然是积极向上的正能量。

我们以新出炉的2021年高考作文为例,北京卷作文给出了一段话,要求以“论生逢其时”为题目,写一篇议论文,像这样的题目如果要让一个在网络上浸淫多年,生活颓唐的中年人来写,多半会感慨生不逢时,还会借机对北京高考的地域特殊性发一番感慨。

这样的观点如果是一个学生在试卷上写了出来,那么多半他的作文分数不会有多高。

而且可以想见,无论是近七十年前,还是七十年后,这样的文章都不会受欢迎,从这一点来看,高考语文作文尽管年年都有不同,与过去相比也有了很大的变化,但它好像似乎又从来都没有变过……

封思颖:《我国语文高考作文命题研究:70年的回顾与反思(1949-2019)》,华中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20年

闫雅婷:《百年高考作文命题演变研究》,浙江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5年

材料相对简单而寓意深刻深圳名师评析高考作文怎么写(含同题文)

(记者 曹园芳)6月7日上午,随着高考语文科目考试的结束,包含老师、学生等社会各界的人们都在对今年的高考作文题议论纷纷。对于今年深圳学生要写的全国新高考Ⅰ卷作文题,深圳市桂园中学语文高级教师、广东省“点灯人”校园阅读推广人陈冬平为此做了简要评析。在他看来,材料相对简单而寓意深刻,考生如能抓住关键,恰当联想和引申,写出一篇文质兼美的考场文章是不难的。

“本手、妙手、俗手”是围模的三个术语。本手是指合乎棋理的正规下法;妙手是指出人意料的精妙下法;俗手是指貌似合理,而从全局看通常会受损的下法。对于初学者而言,应该从本手开始,本手的功夫扎实了,棋力才会提高。

一些初学者热衷于追求妙手,而忽视更为常用的本手。本手是基础,妙手是创造。一般来说,对本手理解深刻,才可能出现妙手;否则,难免下出俗手,水平也不易提升。

要求:选准角度,确定立意,明确文体,自拟标题;不要套作,不得抄袭;不得泄露个人信息;不少于800字。

2022年全国新高考Ⅰ卷作文题,要求考生阅读所给的一段关于“下棋”的材料,写一篇体现感悟与思考的文章。材料相对简单而寓意深刻,考生如能抓住关键,恰当联想和引申,写出一篇文质兼美的考场文章是不难的。

这是一个开放度比较高的题目,体现了课程“育人”、写作“育人”目标,符合时代精神,切合学生实际,是对“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”“以语文学科核心素养为考查目标”“以情境任务作为试题主要载体”等《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》要求的细化落实。

所给材料这段话,围绕围棋中的三个术语“本手、妙手、俗手”展开,看起来简单,却包含了深刻寓意。我理解出题人的意图,是要让考生领悟、写出对于个人“成长、成才、成人”和国家发展进步的正确理解与认识。

我们可以从“学习与进步”“传承与创新”等角度来谈自己的感悟与思考,紧扣围棋下棋“策略”,体现出我们应该如何做的话题。

立意上。要抓住“本手、妙手、俗手”的本意,自然延伸开来,从个人成长、社会进步到国家发展,写出高度,写出新意。走好“本手”,就是打好基础,这需要“滴水穿石”的功夫。巧用“妙手”,这是需要反复练习和坚实基础打底的,这是“熟能生巧”的境界。如果没有打好基础,却想着走捷径,那就可能会出现“俗手”,本意是好的,初看也不错,实则是“捡了芝麻丢了西瓜”,得不偿失。

结构上。要紧紧围绕“本手、妙手、俗手”三个关键词展开,从下围棋入手,引申到个人、社会、国家等层面,然后围绕拟定的主题,确定的立意,根据自己的认识、理解,思考、感悟,结合时代特点,结合自身实际,结合知识积累,运用并列关系、递进关系、因果关系等结构,让说理充分展开与深入。

写作上。要求是自己确定文体。写成议论文体比较好。要善于运用一些例子,尤其是当今时代的例子,运用正反对照的方式,强化自己的观点。可以将“本手”比喻为守正之举,就是要守好规矩,打牢基础;将“妙手”比喻为创新之举,就是要打破常规,大胆创新。主要围绕这两点、也就是守正与创新之间的“关系”做文章。

阅读材料,我从围棋术语“本手、妙手、俗手”中想到了“学习与进步”“传承与创新”的话题。没有“滴水穿石”的功夫(本手),就不能够“熟能生巧”(妙手),否则只会“弄巧成拙”(俗手)。只有加强学习,打牢基础,才能在创新的道路上“得心应手”。

围棋,既是体育运动,也是智力博弈,更是人生智慧比拼的“赛场”。黑白棋子间,千变万化中,可以领悟“人生如棋,棋如人生”的奥秘。“年光似鸟翩翩过,世事如棋局局新”。下棋的乐趣,在于棋路的变幻莫测和结果的不可预知。每一局都是新的,每一步也是新的。那些老练的棋手下棋,都懂得开局的重要性,一般都很谨慎、小心,使用的多是“本手”,一般不大轻易出猛招。

跟其他技艺一样,学习下棋,也有一个从不会到会再到熟练的过程。所谓“本手”,是刚刚入门者学习的正规路数,要“正道直行”“中规中矩”,犹如小时候练写毛笔字,先是一笔一划反反复复描摹字帖一样,守规矩,不出格,待到炼成一定基础,方才脱离字帖,可以自由运笔。“熟能生巧”。工夫扎实了,棋力才会相应提高。

如果没有“本手”阶段的认真练习和刻苦磨砺,却想着能够像那些高手、名家一样,“笔走龙蛇”,一味追求所谓的“妙手”,其结果就像人们常说的“还没学会走,就想跑”“翅膀还没硬,就想飞”那样,难免跌跤、摔跟头!“弄巧成拙”的“俗手”,也当尽力避免!

学好知识,智慧方能生成;打牢基础,创新才有底气。我们要一步一步走好“本手”,巧用“妙手”,尽量不出“俗手”。对于青年人来说,就是要努力学好知识,打牢根基,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,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,从中吸取精神能量和人生智慧,选择好青年人成长、成才、成人的正确道路,处理好理想与现实,知识与能力,守正与创新的关系。

习在庆祝中国青年团成立1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,号召青年要“把学习作为首要任务,作为一种责任、一种精神追求、一种生活方式”,要在“在学习中增长知识、锤炼品格,在工作中增长才干、练就本领”。

青春孕育无限希望,青年创造美好明天。青年是祖国的未来和希望。青年的成长、进步、发展,同样需要一个打好基础、扎牢根基的过程。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,需要一代代人的接续奋斗,新时代的青年,更应该将责任扛在肩上,仰望星空,脚踏实地,在学习中进步,在磨砺中成长,在传承中创新。

心手合一方为妙。有远大抱负和理想,还要有扎实才学与实际行动。学习,是夯实基础、积累知识的过程,是锤炼品格、积蓄力量的过程,是实现从“本手”到“妙手”飞跃的过程。我们要以“长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”的信念,“千淘万漉虽辛苦,吹尽狂沙始到金”的执着和“宝剑锋从磨砺出,梅花香自苦寒来”的毅力,打牢思想和知识根基,学好过硬本领,开拓奋进,勇于创新,为实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贡献自己的智慧和力量。

陈冬平,深圳市桂园中学语文高级教师,中国散文学会会员,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,广东省“点灯人”校园阅读推广人;湖北师范大学兼职教授,湖北工程学院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兼职教师,北京师范大学珠海校区语文学科兼职教师,深圳城市学院教师继续教育授课专家。出版散文集《风从故乡来》和读写专著《悦读悦写》。

一题五写|2022上海卷高考作文题解读及下水作文

小时候人们喜欢发问,长大后往往看重结论。对此,有人感到担忧,有人觉得正常,你有怎样的思考?请写一篇文章,谈谈你的认识。

解读线年上海高考作文题,依然保持一贯的思辨风格,以评价性的材料入题,要求学生就生活现象的态度展开思考,谈出自己的认识。关键词明确,提示语清楚,思考点集中,尤其是两组概念的对举引导考生综合推演,既可以有所侧重评析,也可以辨析主客观要素关系,更可以以点带面,品评得失。考生容易在基本训练的模式下行文,能够唤醒成长体验,并通过评价展示自己的主观判断和诉求。可以说,这个作文题关照了考生本人的生命意识和成长体验,关注了当代教育环境的发展态势,拓展了立体多元的思辨空间,甚至透露了育人导向的思辨调控,对考生的个人成长和社会的改良优化都有着明显的引领意义。

至于小时候喜欢发问,长大后看重结论的材料信息,本不应简单推断正误,因为儿童喜欢发问固然是天性使然,也应考虑其思辨价值含量,保有探索的童心状态才是有利于综合人格素质养成的。看重结论本也无可厚非,恰恰可理解为成长、成熟的标志,是理性和责任的体现,但有了“往往”修饰确容易让人产生对客观性存在有所依赖的感觉。审题的节点在“对此”二字,此应该指后半句话的表现和整个变化呈现的行为反差,担忧还是认同才是行文重点,也是思考和认识的主体内容。

考生可以从成长体验中查验个体变化的形成原因,从事实判断中发现问题,写出自己的疑惑,对应试教育的结论模式和灌输方式,学生是有体验的,由此造成的思维惰性和快乐缺失也有感悟,但要求学生从中思辨清楚社会模式和教育体制的改革问题,还是超出其思维品质水准的,能够扣住材料基本导向,表达出好奇、质疑、追问的意愿就已经很好了,毕竟现代教育的功利思潮中,培养批判性思维和审美情怀是迫在眉睫而又举步维艰的工作任务。考生可以谈体验、感悟、个人、社会、教育等,有自由开放的写作空间。

我在理解题意的基础上展开推论,从情感、态度、价值观、方法论和社会学五个维度立意作文,力求为学生的写作规范化养成训练提供思考。

小时候人们喜欢发问,长大后往往看重结论,有人为此担忧,有人视为正常。是的,无需大惊小怪,这是成长的代价所致,应变的选择所致,发挥思辨,恰当调控,坚守结论中合理的价值判断,才是正确的处世之道。

在成人的世界里,喜欢发问往往是职场小白的标签,看重结论反倒是沉稳厚重的代名词,这是自然选择的结果。人们小时候对大千世界充满好奇,成长中会减少,也许见识增加了,经历积累了,获得了无数结论,思维深刻了。其中有合理的成分,也有无奈的原因,是由成长获益,也拜生活所赐,但无论是发问还是结论,从容应变,在思辨中调控,方可能处乱不惊,无惧无忧。

南宋朝廷有结论,早定下了偏安一隅的调门儿。但岳飞不买账,立志要直捣黄龙,风波亭罹难也不屈服。陆游志在恢复,临终示儿,矢志不渝。辛弃疾奏疏连上,力陈抗金抚国方略,他的《九议》和《美芹十论》颇有济世功德,但始终未获重视,宦迹无常,赋闲数十年,欲说还休。但他泰然处之,激发出更加沉郁豪放的斗志,任意挥洒,熔铸百家,拓展了词境,成为人中之杰和词中之龙。

是的,敢于坚守正确的结论可以使人们更真切地认识自己的表现,认识世界的变化,随着知识的积累、体验的增长和思维的深入,人们将更加成熟,更加理性,更加得心应手。改革开放之初,经过了反复讨论,确立定论,小平同志大手一挥,一锤定音:大胆试,不争论。他高瞻远瞩,谋定而动,确立了治国理政的硬道理,才开启了中国的富民强国之路。

但是一味重视结论也可能束缚人的眼界和手脚,甚至造成意识的错乱和事业的损失。如世人的赏梅之趣如果只考虑孤僻之瘾的结论,也许蠢蠢求钱之民就会制作出更多的病梅,而没有了不拘一格的洒脱,对人才也一样。如一味重结果轻过程,学生的求学生涯怕是少了很多乐趣,家长也多了许多压力和烦扰。如一切以领导意志为取舍,唯尊唯上,下属的主观能动性就不能发挥,事业反而受损。

“暮春者,春服既成,冠者五六人,童子六七人,浴乎沂,风乎舞雩,咏而归。”舍瑟而作的曾点描绘过一幅教育的理想境界,夫子喟然叹曰:“吾与点也。”

喜欢发问是大部分孩子的共有特点,用清澈的眼睛去观望,无数的奥秘需要知道答案,用真纯的心去探求,发问是最自然而无需掩饰的方法。但随着成长,不知不觉中,他或她变了,烦恼增加了,负担增加了,变得不再发问,接受了无需发问的现实,服从了解码明晰的结论,吸收之不暇,其它遑论,都成为了懂事、听话的别人家的孩子。曾几何时,我们发现自己没有了问题,我们发现自己的孩子或学生不再会发问,难道我们就那么心安理得吗?我们是否需要去思考关于快乐、理想、天性、灵感方面的话题呢?

其实,除去成长规律因素外,毋庸讳言,功利化的教育环境是造成这种变化的重要因素。当然,适当的功利是需要的,从孔老夫子开始,学而优则仕的观念深入人心,科举取士的体制自然而然,但这不影响无数的有识之士执经叩问,孜孜以求,求索不止。适当的功利是动力,狭隘的功利则是厄运和噩梦,会造成人性的摧残和生命的伤害。

伽利略从小多才多艺,画画、弹琴、制作玩具,更喜欢数学和物理学,他心中充满疑问。重要的是他没有被功利束缚,敢于在发问中寻找答案。虽然有亚里士多德的结论,他仍然发问和质疑。受到批评,也要辨析胚胎学的真伪;他用伽利略望远镜验证了日心说的正确;通过比萨斜塔实验更正了自由落体定律。超越功利的求知生涯维护了他的科学精神、独立人格和理性尊严。

但是,当代的教育功利化已形成了一个怪圈,所有人都身处其中,无法自拔,乐此不疲,这是一个名利场。重结果而轻过程,重吸纳而轻养成,重学业而轻人格,重形式而轻内涵,必然会造成教育的扭曲,遭到现实的反噬。而五育并举素质综合的人才培养观才会还给青少年快乐的成长空间,也会带来民族振兴的突破创新。应该呼吁,在凸显教育工业价值的同时,不可忽略其精神价值。

小时候人们喜欢发问,长大后往往看重结论。有人感到担忧,有人视为正常。我倒是认为,喜欢发问和看重结论都只是表象,重要的是考量其中思辨价值的存量,尤其是两种状态转换中思辨价值的变量,这是我们该不该担忧的关键。

人类文明发展的进程中有太多的例证,从发问到获得结论的过程大同小异,但由于主客体在其中出现不同的变化,反而会影响思辨价值的发挥。哥白尼经过大量的观测和研究,创立了日心说的结论,也是他向前人、自然、自己发问的结果。但是其结论和教会的地心说格格不入,新宇宙观必然要遭受世俗的折磨,甚至有人为之殉道。

从小喜欢发问,是求知欲、好奇心使然,这不稀奇,难能可贵的是成长中保有童心和不变初心的毅力,坚持探索的勇气,矢志不渝,历久弥坚,以这个状态求知,必然有大收获。人类文明的进程也是这样,会不断涌现各门类先驱,不盲从于无知山谷中守旧老人的禁锢,第一个用火的人、射箭的人、凿舟而漂的人,都有自己独立的思辨价值,不会满足于现成结论,有了他们,才有了文明的进程。

看重结论没有问题,但不要陷入本本、教条和经验主义。始终在寻找结论中发问,而且是站在全球的高度、历史的纵深、宏伟的定力、资源的统筹等基础上的独具思辨价值的发问,中国革命向何处去?没有答案,没有结论,被否定为山沟里的马列主义,但是他凭着人独立自主、实事求是和群众路线的党性尊严,带领中国人民走出了一条从胜利走向胜利的康庄大道。

小时候人们喜欢发问,长大后往往看重结论。这也许符合成长规律,无需太过担忧,但也不能完全视为正常。如果人的成长必须以失去童心童趣的天性价值为条件,那一定是世界的资源配置出了问题,主客观因素没有很好地调和,那就是一种损失。

喜欢发问是大部分孩子的特点,口无遮拦,童言无忌,对别人来说有好也有坏,但从求知的角度对自身来说,却是有利的成长状态。古人说,敏而好学,不耻下问;好问则裕,自用则小;不学不成,不问不知;善问者如攻坚木,先其易者,后其节目。普列汉洛夫也说,有教养的头脑的第一个标志就是善于发问。都说明了勤问、敢问、乐问、善问是求知和成长的妙法,重要的是应该保有求知欲、好奇心和诚敬感,这也是儿童与生俱来的美德善品,只可惜有人慢慢丧失了,完全迷信了结论,成为思想的懒汉,那就惨了。

爱迪生是个好奇心爆棚的孩子,数不完的为什么让他的妈妈和老师应接不暇,也让他吃了不少苦头,但天性未曾泯灭。天为什么蓝?雨从哪里来?人可以代替母鸡孵蛋吗?二加二为什么等于四?这些小儿科的问题让人无法回答,这让他失去了学校学习的机会,在一次火车小火灾中被打成耳聋,也没有改变他的童心童趣、探索精神和科学素养。谁会想到那个让人嘲笑的卡通活宝,竟然成为大发明家,为人类做出这么多贡献。

相反,如果一个人眼中、心中、身边充斥着理所当然、一成不变和一本正经,那该是多么的乏味和痛苦,唯有抛却功利,保有率真,保有本心,复归于生命的原生态,才能有精神的焕发和艺术的创新。所以,李广说,终不能复对刀笔之吏。陶渊明说,我不能为五斗米折腰向乡里小儿。李白说,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,使我不得开心颜。苏轼说,谁怕,一蓑烟雨任平生。

小时候人们喜欢发问,长大后往往看重结论。这种变化正常吗?不奇怪或见惯不怪。在成人世界,也许看重结论是思辨和责任的体现和底气,而发问却瞻前顾后,需要一定的条件,或付出一定的代价。

喜欢发问的孩子讨人喜欢,好奇心和求知欲很珍贵,要善加维护,并从中培养出想象力和创造力。孩子发问不需要太多的条件和代价,提问前他没有太多的心理障碍,父母和老师可以回答,也可以引导他简单的问题自己解答,复杂的问题在实践中发现,或者共同研究寻找结论等,回答儿童是成人的责任,粗预,冷嘲热讽,会泯灭了孩子发问的热情。

成人的发问更是这样,首先是解决问题的症结,在现成的结论面前继续发问,必须有一定的思辨价值,否则不会得到回应。其次是这种获取结论的方式,会被人视为简单、平庸、可笑。发问要考虑环境、氛围、身份、地位等,人微言轻的发问往往吃力不讨好。还要考虑发问的条件因素搭配和机会成本比例,或许会因为发问造成复盘追责等得不偿失的后果。所以成人的发问不多,有成熟深刻的比重,也是世故圆滑的表现,心理负载是重要因素,沦入欲说还休的消极状态就糟了。

童心未泯的人生是潇洒的,很多高贵的灵魂都不甘于平庸,勇于发声,他们考虑的是真善美的终极追求,无心去兼顾人情世故的牵累。屈原进谏无路,报国无门,忠而被谤,写出了《离骚》、《天问》,用诗歌去记录民族命运,用自沉去殉国、殉道、殉理想和情怀,虽九死其犹未悔。这种高洁、执着而不知变通的态度是可敬的,当然也付出了代价。于是更多的人选择了安于现状,,祸从口出,少说为佳,出现了万马齐喑的局面,所以龚自珍求告天公抖擞。

薛国庆,中学语文高级教师,上海市浦东新区语文骨干教师,知名词曲作家。长期从事中学德育管理工作和语文教学改革,曾获得全国青少年读书活动教师辅导特等奖;撰写作文辅导论文和下水作文,是《中学作文教学研究》杂志2019年第12期封面人物;是第二季青少年国学大会全国总决赛点评嘉宾;四次获得全国歌曲创作比赛一等奖,发表大量歌曲作品,其中德育题材的校园歌曲产生影响;坚持德育科研,曾领衔上海市德育决策咨询课题,获得区十佳德育工作者和优秀德育干部称号,2019年荣获上海市园丁奖。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